香港跨境物流 > 專欄 > 40℃不敢開空調:新能源車主不配擁有國慶節
40℃不敢開空調:新能源車主不配擁有國慶節

文:談擎説AI,作者:鄭開車

“樓下一個男人病得要死,那間隔壁的一家唱着留聲機;對面是弄孩子。樓上有兩人狂笑;還有打牌聲。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親。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 。

魯迅先生在其作品《而已集·小雜感》如此寫道。

放在國慶節上來看,朋友圈青山綠水,一葉扁舟,悠然湖上,一片寧靜淡泊的世外桃源景象。沒有焦慮,盡是詩與遠方。

但對於新能源車主來講,高速路上的電量焦慮一如月底還未完成的KPI,電動爹沒有詩與遠方,新能源車主不配擁有國慶節。

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

國慶期間,8小時車程新能源車花了16個小時,登上了微博熱搜。

一位新能源車主發視頻稱,其從深圳駕車回湖南,途中到服務區給汽車充電時,一排隊就是4個小時,充電又花去了1小時,前後共花了16小時才到家。她回憶説,排隊等待的4個小時裏,自己因為怕被插隊,連洗手間都不敢上。“當時在排隊的車有二十幾輛,我算了,至少要排隊三個小時以上,把我後面好多車都勸退了。”

視頻引起關注後,有網友評論説:“我一個朋友,跟我一起出發,我都到家了,他還在半路充電。”

據國家電網消息,今年國慶假期,國內高速公路每日的充電量創下歷史新高,達到平時的近 4 倍。

本期談擎説AI,國慶專題特別策劃,講述新能源車主國慶出行的喜怒悲歡。

以下是關於他們的真實故事:

威馬W6車主,買車兩個月,《我和我的“電動爹”》

“在跑到鄧州落腳中轉之後,為了釋放一天的疲勞,一家人決定不看呼聲最高的長津湖,囿於話題沉重,路上折騰了一天需要放鬆,而是選擇相對輕鬆的,我和我的父輩,看到這個電影名字,想到的倒不是父親,而是我和我的“電動爹”,劉先生對談擎説AI表示道。

我們的計劃是從鄭州出發,一路南下開到張家界,900公里的車程,因為是國慶放假的第一天,第一天肯定堵車,心裏也是有預期的,沒想着一天能開到(張家界),第一天先跑個六、七百公里,第二天輕輕鬆鬆的趕到,結果第一天連河南省都沒跑出去,因為新能源充電問題臨時停在了鄧州。

出發前也考慮到了充電問題,可畢竟是新車,新鮮勁還沒過,買車兩個月也才開了一千多公里,高速費不要錢,充電相比油費也便宜的多,又省了一筆錢,國慶電動車出行,性價比還是很高的。

“其實我之前的車,考慮出售,但是還沒賣,早知道開之前的朗逸了”這是劉先生對談擎説AI,説的最多的話。

這款車,官方標的續航520公里,賣我車的銷售當時也給我説了,實際跑不了那麼遠,就像工信部標的油耗,只是理想狀態。畢竟車內智能系統、空調等電器也要用電的,比實際標準少,也在情理之中。

國慶放假第一天的上午,那叫一個堵,地圖上的路線圖從綠到紅再到深褐色,天氣也比較熱,空調便開到了最大。畢竟才跑了不到一百公里,電量還是很充足的,可以隨着時間流逝,路沒趕多少,電量倒是下的出奇的快,照着個路況,整車續航到300公里,就是燒高香了。

最尷尬的倒不是續航能力,畢竟高速上,能多跑個百十公里,在能無憂充電面前不值一提。

好不容易找到個服務區,幾個服務區一個樣,不是排隊出奇的長就是充電樁損壞。

老婆在一邊開始查攻略,如何更省電,我們車子是80左右的時速,勻速“温柔”行駛開啓動能回收功能並且關閉不必要的電器,導航換成了手機,可空調不好解決,開窗風阻大,並不省電,開空調心疼電量,國慶第一天天氣還是很熱的,看着老婆孩子,本來是開開心心出行的,最後就剩鬧心了。

逼仄的空間,躁熱的清晰,心中的淚水,是選擇新能源國慶出行,腦子裏進的水。

不諳世事的孩子也跟着焦心,手機上查新能源省電攻略,無意間還找到了一條新聞。

2018年,國慶節前夕,河南地區就有一輛純電動汽車在高速上被追尾,致使一傷一亡的悲慘事故。

事故起因是這輛純電動汽車的駕駛員在出發前看到車輛顯示能行駛175公里,但在事發路段時卻發現車輛因電量不足加速無力,故而從第二車道變道至第四車道,想去服務站充電。沒想到大貨車的駕駛員因疲勞駕駛沒有注意到前方這輛行駛緩慢的純電動汽車,造成追尾事故。

燥熱的車內,隨着孩子讀這條新聞,瞬間寒冰般向我襲來。

為了安全,不敢去賭下一個服務區一定能充上電,隨即選擇了更改路線,下高速,先去高速附件的縣城安頓一宿,儘管這時候才下午四點。畢竟家人的安全大於一切。

“開車也小十年了,平時(燃油車)保養很到位,很少掉鏈子,第一次碰見這種情況,有種人在囧途的感覺。這天氣還是熱的,如果是冬天,再加上堵車,充電難,就給我扔到路上了,想想都後怕,之前的車還是不能急着賣,過年回家不顯擺新車了,老版燃油車挺好的。”劉先生最後向談擎説AI説道。

歐拉黑貓,用車6個月,女司機的“車在囧途”

“1號早上一大早,我就從海淀出發了,2號晚上到了(濮陽)南樂老家,5號一大早出發返程,七天假期,在老家呆了兩天,路上一共花費了三天。"徐女士訕笑道。

我的車是歐拉長續航型,官方標的好像是400那樣,平時主要是上下班代步,單位距離我家也就6站地鐵,我在醫院上班,你懂的,加班沒點,誰説了都不算,得看病人情況,下班了做出租車回家,感覺不踏實,反正也不遠,買個電動車代步,為此去年還花了七十萬買了個車位,裝了充電樁,絲毫沒有充電焦慮。

6個月,也就開了不到兩千多公里那樣,女士買車嘛,最主要是看顏值,車小也好停車,平時工作忙對新能源車具體使用情況瞭解並不多,這次回老家開車的最主要原因是,回老家太不方便了。

老家是濮陽下面的縣城南樂縣,我們濮陽別説高鐵了,普通的火車都沒有,之前回老家就是做大巴卧鋪,那個味道啊,再加上當前疫情也不穩定,學醫的對病毒比較敏感,所以選擇開車回去。

南樂到北京,其實不算遠的,也就500公里左右,我車續航400公里,路上充一次電足夠了的。

“又是(我買的)第一款電動車,又沒跑過長途,第一次長途便是挑戰最大的國慶出行,還是too young too native,”仇女士自嘲道。

北京你是知道的,平時都堵,一到國慶節,呵呵,那好傢伙,早上九點出發,中午才上了高速,續航400公里的車,從我家到高速口就剩一半電了,我就先到大廣高速雄縣服務區的國家電網充電站充電,服務區是找到了,可是那個快充我就找到了四個,每個都排起長龍,真不誇張,自己一個人開車,衞生間都不敢上,可能是因為人多吧,剛開始電流110多,還可以,可以充了一會就成80多了.....

下午三四點了才走了一百多公里,開沒多遠,路上接着堵,這不就是個循環嗎?好不容易從堵車到找充電樁然後排隊充電,充完電,然後接着堵車,接着找充電樁,接着排隊.....。

作為駕齡不長的女司機,路上差一點被撞到前面的車,心理是真的怕,再加上車續航不行,路上車又多,又堵,我決定還是把車開到衡水高鐵站,做高鐵先到鶴壁,然後再做汽車從鶴壁到南樂。

就這樣,我從開車到最後放棄,選擇高鐵出行。兜兜轉轉,還不如直接買票回老家。

在家呆了兩天,5號一大早就出發回北京了,醫院催着有事得趕緊回去,5號路況相對也更好點,高鐵票也好買,就這樣,晚上到了北京,直接就去醫院上班了。

旅行的意義不在於終點,而在於沿途的風景,之前蠻認可這句話,很文藝,很酷,國慶出行一趟下來,對此最大的感觸是:

“那是因為你開的不是電動車,不是在國慶節這樣的高峯出行,不然真是矯情”

徐女士譏諷道。

寫在最後:

車是生活半徑的放大鏡,車的意義不單單是城市出行,多場景覆蓋是一輛家用車最基礎的使命。

當假日來臨,陪着家人,帶着孩子迷失在地圖上每一道風和日麗,去感受山河遠闊,人間煙火,有趣的生活本該,一半是山川湖海,而現實是,新能源車主不配享受長途遠行。

新能源車的普及之路,任重而道遠,需要各方面人羣做的還很多。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香港跨境物流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香港跨境物流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香港跨境物流@香港跨境物流.com)

Copyright © 香港跨境物流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北京鬥牛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62447號-2     京ICP證151088號
京網文【香港跨境物流】2361-237號